-雾岽-

长风飘在山海间

  好崩溃好想死,马上就要开学了我作业还没有写完,好想紫餐,好想看心理医生,好想逃避现实,好想告诉我妈其实我过得并不好,好想休学,好想不去面对学校老师和同学,好想见我推,好想拥抱王维家,为什么啊,为什么我精神状态这么差啊,为什么那些过得很好每天都很快乐的人不能是我啊,为什么我每天幻想的事情不能成真啊,为什么出生在大城市家庭年入百万的不是我啊,我知道我是精神病啊,我一直都没敢跟我妈说啊,我怎么这么懦弱啊,好讨厌自己,好相似啊

【斯潮】绵绵

xql黏黏糊糊的故事

捏造注意

ooc归我,但别骂我,骂我我就紫砂

极限短打




高斯的头发已经很长了。





经过上海漫长且痛苦的隔离,高斯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差不多蓄到肩膀上方,足矣用皮筋扎起来了。





自从上次马浩宁头发被他们几个人剪坏之后,高斯就再也不惦记着剪头发了,就干脆把头发扎起来。





这个小辫倒是得了马浩宁的心意。





马浩宁总是有事没事就去招高斯,高斯剪视频的时候往高斯身上一坐,迫于老板的威严,高斯只得在心里吐槽:真特么重。





话是这么说,但马浩宁确实是瘦了不少。马浩宁瘦是瘦了,身上该有的肉倒是一点没少,肉感的大腿压在高斯身上也不硌得慌。





马浩宁食指绕着高斯的小辫转着。高斯的头发不像马浩宁一样卷,而且高斯发质软,手感是很好的。





马浩宁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刷着,头搭到高斯的肩上,有的时候看到好笑的东西马浩宁总是笑的浑身抖,高斯的脖颈处,耳根后被马浩宁毛茸茸的头发蹭着,马浩宁尽管发质已经很软了,但不似高斯那般,马浩宁长了一头卷毛,再加上染了个棕色,高斯联想到了泰迪。





马浩宁果然是小狗。





高斯怕痒,实在被马浩宁闹得烦了,就往后一撤,靠在椅背上,头凑过去亲马浩宁。马浩宁虽然总是平常腻歪的那个,但真要亲他还是去躲。马浩宁手抵着高斯的肩,悠着劲往后退,也不敢退的太过分怕掉下去,手又扣着高斯的肩。





高斯看马浩宁往后躲又怕他摔着,掐着马浩宁的腰也不敢使劲,只能堪堪箍住马浩宁。高斯见他往后躲,右手护着马浩宁,左手移向马浩宁肉乎乎的大腿狠狠掐了一把,马浩宁也是怕痒,浑身发颤,刚想张嘴骂街就被高斯吻住。





把舌头探进马浩宁口腔去找马浩宁的舌根,找到之后轻轻把马浩宁的舌卷进自己口里用后牙磨磨马浩宁的舌尖,高斯确实很喜欢这种和马浩宁绵长的接吻。





马浩宁可能是不太喜欢,被高斯亲了一会儿就鼻腔里哼哼唧唧地往后躲,高斯不满地轻咬马浩宁口腔侧壁的口腔溃疡,马浩宁疼得从鼻腔抽气。马浩宁往后躲就算了,还掐着高斯的后颈让他往后退,见高斯没有反应,马浩宁的手插进高斯后面的辫子,马浩宁往后扯着高斯头发,发丝缠绕在马浩宁指间。





打结的发丝也被马浩宁拽开,高斯被马浩宁扯得吃痛,牙齿咬到马浩宁的舌尖,马浩宁长长的眼睫毛颤动,扫过高斯的上眼皮,血腥气充斥在两人的口腔中。





马浩宁从高斯怀里挣开:“草!高斯你有病啊!”





见马浩宁气得直骂街,高斯也气笑了:“让你拽我,活该。”

今天不更新我是狗🙂🙂

【斯潮】深夜醉酒

xql吵架罢了


深夜醉酒易吵架,切勿贪杯哦




    马浩宁和高斯在下午刚吵了一架。




   隔离的日子总是烦躁且郁闷的。那天晚上马浩宁跟着小潮team几个喝了点酒,孙傲和杜海皇喝的有点多就先回去睡了,只剩马浩宁和高斯两个人在桌上。两人只是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下午因为视频内容引发的争吵任是谁也有一口气憋在心里。




    高斯不太能喝酒,也就没喝太多,只是微醺的状态,即使如此,白皙的皮肤上也染上了一丝绯红。马浩宁倒是喝得比较多,一只手搭在桌上扶着玻璃杯,另一只手支在椅子上夹着烟。




    马浩宁只是夹着那支烟,倒也不吸,橙色的火星吞噬着烟卷,烟灰随着掉落在垃圾桶里。马浩宁对着那杯酒发呆,客厅里暧昧的黄色灯光穿透酒杯,黄色的酒与黄色的灯光交织,高斯看了一眼马浩宁,马浩宁眼睛因发呆而不像以前那样总是闪着光。




    “马哥。”高斯出声唤醒马浩宁。




    马浩宁被叫回神,抬眼看了一眼高斯没搭理他,抽了一口燃得只剩半截的烟,对着高斯正正吐出,白色的烟雾缓缓飘绕到高斯正脸,刚大学毕业的男大学生怎么会抽烟,高斯把头扭到一边,呛得治咳嗽,高斯用手在空中挥散着,企图挥去有毒的尼古丁。




    高斯总是下意识地拒绝任何毒素进入自己体内,有时高斯会想:“马浩宁总是抽烟抽得这么凶,他是百毒不侵吗?”




    马浩宁趁高斯发愣期间,干脆把没剩多少的烟一口抽完,又恶劣地吐在高斯脸上,看高斯吃瘪的样子咯咯地笑,马浩宁这会儿笑得倒是不像平常时的大笑,反而是抽气的那种笑,在高斯眼里倒像是对两人下午争执的反击。




   高斯气得脖颈上的青筋突起,抓住马浩宁的手:“别这样了。”




    高斯的手自然是比马浩宁白的,高斯实在抓的有些使劲,细瘦的指节泛红,手背上冷白的皮服覆这青色的脉络。




    马浩宁吃痛地吸气,挣开高斯的手,小孩子气地撇撇嘴,把烟头撇到高斯的杯子里:“真没劲。”




    若是平常高斯是不会对着爱玩赖的小狗较真的,但下午的争吵任谁心里都有一口咽不下的气。




    高斯轻哼一声,反呛马浩宁:“那谁有意思?”高斯靠近马浩宁。




    马浩宁被高斯的动作弄的怔愣,狗狗眼还是亮着的却带着疑惑,手下意识地去抵住高斯。高斯箍住马浩宁两只手的手腕,吻了上去。




    小狗的眼睛在高斯动作的一瞬间瞳孔瞬间收缩。高斯的那个吻,说好听点是吻,在马浩宁眼里简直算是撕咬。高斯另一只手扣着马浩宁后颈,攫取着马浩宁的呼吸,马浩宁果然是狗,下意识地咬住高斯下唇,血腥气充斥在两人口腔里。马浩宁口腔侧壁的溃疡被高斯舌尖蹭过,又疼又痒,马浩宁被高斯亲得打颤,狗狗眼眼含泪花。




    马浩宁用手肘去顶高斯,两人一起倒在地上,桌子因两人的碰撞颤抖,酒瓶应声落地。倒在地上的那一刻,高斯才看清马浩宁脸上的表情:马浩宁因为跨坐在高斯身上,这种时候也要硬撑着老板的威严,背着光从高处看着高斯,眼里含泪。




    马浩宁酒倒是彻底醒了,眼神也比之前更清醒了。高斯握着马浩宁有些肉感的腰,捏了两把,马浩宁本就被高斯亲得发抖,捏这两下更是浑身打颤。




    高斯刚想开口,马浩宁颤抖着骂他:“王八蛋,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马浩宁撑着高斯胸口,像坐着一艘颠簸的船。




    高斯骂他:“你放屁,我心好着呢。”说着就把马浩宁的手往自己心口带:“你他妈摸摸不就知道了。”




    马浩宁隔着胸腔感受到高斯心脏的跳动,鲜活的生命刺激着马浩宁的按压感受,马浩宁有些愣住。




    高斯开口唤醒马浩宁:“摸着了没?我心是好是坏啊?”




    马浩宁眼角泛红,浑身颤抖,可能是被高斯气得,也有可能是终于意识到了现在两人姿势的羞耻程度,才开始害羞。




    性欲闪电一般到来,贯彻身体,让他不由自主地去追寻马浩宁的手,然后闪电一般离开。他喜欢马浩宁像小狗一样的神态,如果真是小狗该有多好呢?最好是听话的小狗,那道闪电从九天之上降临,照亮他的幽暗渴望。酒精把那道闪电留了下来。




    高斯醒来的时候马浩宁已经不在了,地上残留的酒瓶碎片夹杂着高斯马浩宁的血液与酒水,撑着身子坐起来时玻璃碎片刺入高斯掌心,这些“灾难”残留无一不提醒着高斯昨天夜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昨夜酒精的残留与一片狼藉的客厅引发高斯的头痛。




    “我操,”孙傲的惊叹吸引了高斯“高哥,这是,发生啥了?”




    “你觉得呢?”高斯摆出一副爽朗的笑容反问孙傲。




    孙傲看了看地上的狼藉,大片鲜红的血液刺激着孙傲的视神经:“你不会把马哥杀了吧?”




    高斯挑了挑眉,觉得头痛愈加强烈:“你觉得我把马浩宁杀了,现在我要怎么做呢?”




    孙傲被高斯盯得背后发冷:“高哥你继续,哈哈,就当我没来过。”说罢就又溜回自己屋里。




    高斯听着孙傲把门反锁的声音,自认倒霉地叹了口气,手机发出的铃声提示着高斯起来接电话,高斯烦躁地用没受伤的手理了理杂乱的头发,看到来电显示“马哥”时,高斯惊醒。




    “下来帮我拿外卖。”马浩宁还是平常的平静的语气,只是嗓子比平常更哑。




    “马哥,”高斯没有回答马浩宁,忽然觉得有些哽咽,“大早上的少抽点。”




    “……好”

【斯潮】捉鬼没问题

斯潮驱魔文学,想写出两人帅气的一面,结果因为自己文笔太差写的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想,大家将就着看()



是xql一边谈恋爱一边捉鬼的故事



ooc怪我,别骂我,骂我就紫砂



灵感来自《捉鬼小队》——RoseDoggy



——————————————————————





    马浩宁靠在自己那辆宝马上,抽掉最后一口烟,烟蒂掉落在地上被马浩宁的鞋底碾灭微弱的火光。马浩宁推了一下脸上那幅彩色墨镜,转过头敲敲车窗,冲车内的高斯挑了挑眉。




    高斯摇下车窗:“走?”




    回应给高斯的是一个确定的眼神。




    两人走进对面那条破旧的小巷,小巷很长但不算宽。中高的楼房夹着狭窄的巷子,说是狭窄,但也容纳了许多小摊。小摊上沾的油气已经变得发黄粘黏。马浩宁皱了皱眉头,有些嫌弃地凑近了高斯,高斯本沉浸在晚上十点被叫出来干活的烦躁中,却被马浩宁一系列小动作搞得心情稍变愉悦,高斯便顺势环住马浩宁的腰。




    几只野猫贴着墙角走过,黑黑黄黄的,实在是瘦,马浩宁几乎可以看到那些猫咪的骨头,马浩宁又联想到了家里的两只灵体猫猫———六一和嘟比,又想起嘟比和六一已经胖的快抱不动它们了,不禁感叹一句这就是世界的差异啊。




    破败的小巷黑得发青,坑坑洼洼的沥青路上填充着摊贩与居民泼出的泔水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夹杂着小摊的油烟味变得更加难以言喻。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但是巷子里烟火气不减,男人们喝酒划拳的声音和居民们叫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随着夜晚的冷风传递。





    一些冤死鬼的鬼魂随着冷风一起飘荡,飘到马浩宁的面前,马浩宁下意识地用戴着念珠*的左手挡在身前,却已经被那魂魄穿过。马浩宁打了个冷颤,浑身汗毛竖起,尴尬地放下了手,手上珠串发出叮叮哐哐的响声,高斯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有点嘲笑意味的笑容,气得马浩宁直踢他。




    高斯的一头粉毛在灰暗的巷子里属实是显眼,摊贩的老板们穿过昏黄的灯光与腾起的浓雾后打量着这两个动作亲密的年轻人,直到那个染着夸张发色的年轻人甩出一个眼刀才收敛了眼神,脸上还挂着的笑容足以显示年轻人的乖张。




    走过拐角,高斯一把把马浩宁摁在墙上,一只手抚上马浩宁后颈,另一只手攀上马浩宁后腰。马浩宁刚想骂,高斯就轻轻啄吻马浩宁。




    高斯在马浩宁耳边轻声问:“我法鞭*呢?”




    说着还在马浩宁大腿上乱摸。




    马浩宁抬眼看了一眼高斯,耍赖地笑着就抓着高斯的手往自己屁股后面带:“我裤子他妈前面没兜。”




    “耍流氓是吧?”




    “你觉得咱俩现在这个姿势谁更像耍流氓的人?”马浩宁挑了挑眉反问,“在哪呢你就掏鞭子了?”




    高斯朝马浩宁右边使了使眼色:长方形的折叠桌围着三个男人*,桌子上摆着简陋的凉菜和绿色的啤酒瓶,脚下还倒着几个罐子。男人们叫骂吹嘘的声音在常人耳中实在正常不过,在马浩宁高斯二人耳中属实刺耳。




    “就你这还带个墨镜呢?都瞎成这样了。”高斯嘲讽马浩宁。




    高斯马浩宁互通了一下眼神,马浩宁从高斯上衣胸口的兜里掏出三清铃*,高斯把法鞭折起来握在手里,马浩宁推了推墨镜,高斯理了理头发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放松一点。




    那三个男人看马浩宁和高斯长得也不过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模样,更何况长的也确实挺好看,刚想上去搭讪马浩宁就轻摇着手中的三清铃,三鬼只觉得头痛难忍,高斯随即挥鞭缠住其中一人,马浩宁趁此机会收起三清铃换上七星剑*,刚想朝另外两鬼刺去,谁知高斯又收回鞭子准备抽出第二鞭,两人鞭剑相缠,倒是被那小鬼得了利。




    “啪”地一声,一个酒瓶应声破碎,马浩宁后脑被酒瓶击中,马浩宁跪倒在地上,鲜血混着淡黄色的啤酒从马浩宁头上流下,马浩宁吃痛地摸了摸后脑,里面还扎着几颗碎玻璃,马浩宁叫骂一声。




    三只鬼落荒而逃。


  


    自从啤酒瓶破碎的那一刻开始,高斯的耳朵里充斥着金属碰撞的声音,眼中的马浩宁狼狈地跪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滴落在地,在高斯眼里迸裂开来,炸出一片殷红。




    马浩宁见高斯没有第一时间追上去,有些疑惑地抬起来头,第一眼看到的是高斯紧紧攥住的双手,马浩宁顾不得眼前的模糊,哑着嗓子去叫高斯。见高斯没有反应便清了清嗓子喊得更大声,高斯被马浩宁的破音叫回神。


  


    “傻逼,愣着干吗?还不拉我起来?”




    高斯怔愣地伸出手,马浩宁温热的手掌抚上高斯的手时高斯才真正反应过来:“还能找得到吗?”




    马浩宁有些犹豫,还是点了点头:“我尽量。”




    说罢,便摘下那副彩色墨镜,摸出三清铃抓在左手轻轻摇晃,铃铛清脆的声音与马浩宁左手上饰品的碰撞声交织在一起刺激着高斯的听觉神经。




    高斯此时只能看到马浩宁了,马浩宁那双眼睛实在是好看的,此时正因做法而闪着微弱不易察觉的光,但马浩宁那双漂亮如琥珀澄澈眼眸在平日里也总是发着光的,再加上马浩宁睫毛也长,称得马浩宁眼睛又大又精致。




    马浩宁被攻击流出的血还是没有止住,顺着后脑勺流过脖子、流进衣服。高斯或是被鬼迷心窍,亦或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伸手沾上马浩宁的血,却又抹在马浩宁脸上,看着马浩宁脸颊上沾上的一抹殷红。马浩宁疑惑夹着嗔怒地看了高斯一眼,高斯只是用那副被马浩宁称为“绿茶”的笑容面对。




    “找到了。”马浩宁出声唤醒高斯,拉着高斯就往目的地跑。




    高斯一边跟着马浩宁跑一边想着,马浩宁的双眼是特别的,在马浩宁眼里,没有人亦或是鬼能够伪装,在马浩宁眼里所有人和鬼都是赤裸的,那他在马浩宁是否也是赤裸的呢?马浩宁是否也会用他那特别的双眸去看他,看小潮team所有人赤裸的一面呢?




    高斯作为小潮team的文化绿洲,忽然想用一个词来形同马浩宁那特别的眸子,却一时语塞。




    “到了。”马浩宁叫高斯回神。




    高斯再次拿出法鞭捆住三鬼,马浩宁顺势掏出黄色的符咒*封印那三只鬼,上面用朱砂写的以及马浩宁念出的咒语代替高斯诉出那个词语。




    “无处遁形”



——————————————————————


*葛仙翁在念经时以念珠作为念圣号的计数之用,后来多作为护身法器佩戴。《北斗经》云:“北辰垂象,而众星拱之。”所以在拨转念珠的时候,头珠是不可以越过去的,以北辰不动故也。所以在转到头珠的时候,应当掉转过来往回继续拨,此乃周天循环之意也。




*也称法鞭,俗称法索。法绳是一条长鞭,木纳刻有蛇头或龙头,其上栓有长约一米的麻绳或绵绳,构成龙身龙尾或蛇身蛇尾。法绳多为法师驱逐恶灵、鞭挞恶灵及辟邪之用,及传旨时使,至於道士施行法术时也使用法绳。




*帝钟也称三清法铃、法令,形如吊钟,黄铜製。道教的法铃有柄,特点在柄端,称为剑,呈「山」字形,三根並列的突出尖刺象徵三清。帝钟具降神利驱魔双重作用。道士手握帝钟摇动,发出叮呤叮呤摇钟的声音,斋醮科仪不可少的重要法器。




*七星剑,长约六十厘米,有铁製和桃木製两种,古代道士有佩剑的规定。铁製纲剑剑身两面各镶有北斗七星图案,七星剑一般是两把合一,可合起来使用,称为合剑;也可两手各握一把,称双剑。七星剑是斩杀恶灵的有力辟邪法器。




*道教法印,又称“神印”、“印篆”,是象征天界、神仙权威的印章。符符箓,再盖上各种法印,能除妖,能抓鬼,能辟邪,能旺财,能求桃花运……功能之齐全,功效之强大,简直违反新广告法。来龙虎山的时候,别忘记求张天师符,逢凶化吉不在话下。



以上材料均来自百度  

想跳楼紫砂,如何调理

想死想死想死想死

斯潮武侠设定写开头就卡

你妈

等我放假休息整不死马浩宁高斯你俩

连轴转受不了

你妈的,写文能不能不带他女朋友

妈的,一些铜仁钕能不能讲点道德,做cp饭能不能不打单人tag,想看点单人图有自家有逆家饭,我要瞎了

呃。。。我lof快刷烂了。。。